电影中的平民美学

2023-09-30 11:41

[摘要]在当代影视艺术中平民化的作品迅速流行起来,它无论在取材视点、叙事方式、制作流程和审美效果上,都有着区别于其他传播形式的独特魅力。由范伟主演的2008年贺岁片《耳朵大有福》是一部日常生活加戏剧冲突的平民电影,影片由一个小人物,引出了更多的小人物没有视觉震撼,却触动着每一个观看它的人,充分体现出作品所蕴涵的平民美学风格。

[关键词]电影,平民美学

或许并不光鲜,或许并不高贵,但是世界就是由千千万万个小人物组成的。《耳朵大有福》正是柴米油盐加上一些戏剧冲突的平民电影,没有大悲大喜更没有华丽的视觉震撼,但是它却触动着每一个观看它的人,像一面镜子一样映照出了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生活。

剧中眼镜上贴着标签、小红帽、大口罩、帆布包、旧自行车的王大耳朵就是这样的一个平民代表,他乐观(愁也一天乐也一天,不乐多冤呀)、豁达(咱抽的不是价格,咱抽的是信仰)、幽默(我一寻思这网络也不违法,商务也不违法,没想到搁一块就违法了)、有责任感――一个男人自己搓衣服,每天照顾生病的老婆吃穿,帮老婆洗头、念报纸;当看到老父亲每天连顿像样的伙食都没有时,那一刻他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正义――帮助擦皮鞋的妇女指责耍无赖的败类、积极――退休后为了能缓解一下家里的经济压力,为了找一份新的工作所作出各种的尝试。温和也有脾气,土气也向往新潮,偶尔有小的惊喜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不如意,这些矛盾的最后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人物。电影中没有刻意去塑造一个非常鲜明的人物形像,也没有阐明主旨的大事件发生,仿佛导演宽容的让主人公自己生活,自己处理发生在身边的一切,这一切不在任何人的掌控之中。没有动人心璇的环环相扣,却依然让我的心跟着它颤动。

“时光流逝,岁月无情”,选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但是对于一个小人物来说,岁月却是无情的。主人公王大耳朵特意将女儿女婿叫到家里,想要将妻子住院的补品费用要出来,结果“时间无情,岁月流逝”说了三遍,下面的话,硬是被女婿的婚外情打断。按照中国的传统美德,母亲住院,儿女别说补品钱,伺候在床前也是应该的,却需要做父亲的如此正式地准备,从中年滑向老年的人们,自顾暂且不暇,还要面对婚姻动荡的儿女。我们常说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压力特别大,却未曾想抚养我们这一代的老人们。既然见了没有出息的小的,自然要去看看老人,这才是完整的生活画卷。热衷麻将的兄弟和媳妇,“两桌摆不下,去别人屋打了”,老人一个烤地瓜对付两顿。王大耳朵忙忙碌碌上忙老下顾小,而自己最重要的家人却屡屡不顺,当这一切累计在了一起,这时候王大耳朵放弃了先前的忍耐,空前的愤怒了。

“整死我啊,我正不想活了,欢迎整死。”这不是放弃,更多的是对无奈的控诉和愤怒。但是,既然整不死,那好,就收拾收拾,出去人模狗样地活吧。咱们老百姓的日子,其实就是这样过的。 “有福”是我们对生活的期望,而生活总会摔打咱们,然后咱们还能像剧中的王大耳朵那样,继续骑着车,唱咱们的“长征组歌”。日子是一点一点过出来的,不是说出来更不是想出来的。生活本来就是问题叠着问题,然后想办法解决老问题等着新问题。别管生活苦不苦,每天早晨只要看看依旧升起的温暖的太阳,人还是要努力天天向上。夜深了,无论开心与否,终究要进入梦乡享受温暖,生活还要继续,路还长着呢,就像长征一样。

“耳朵大有福”不似迷信,倒似他对待生活的一种状态。所谓福分又是什么,谁能给更好的诠释?或许,没有比活着更大的福气了!当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或许相信耳朵大有福就能够更快乐一点地去面对着人生即将面临的种种可能。王大耳朵是个普通人,甚至比很多普通人还要脆弱,他无法战胜困难,却也不甘心被打垮。尝尽了生活的苦涩,被生活撞得头破血流,他依旧坚挺。对着灯,他内心宣誓,我要好好活,开心一天,不开心也一天,不开心就赔了。所以他深更半夜把车修好,然后潇洒地给舞伴打了电话, “出来,跳舞!”就这么简单的释放,他又勇敢地面对着生活的挑战。

影片由一个小人物引出了更多的小人物。小人物的世界是无奈的,考察擦皮鞋的赶上寻衅滋事的流氓、体验踩三轮赶上气喘发作,与老友喝酒终发现同人不同命,去表演团试唱赫然发现自己廉颇老矣、参与促销活动赢内衣的戏尤其心酸。王抗美能举出来的例子,与他的生活息息相关,而面对年轻女子的回答,尤其直接地袒露两代的代沟。一张一元的纸币被我们这上了“周杰伦,爱在壹圆钱”,在老一辈的手中传播、轮回……

好的电影作品,总是值得人们回味的。平民化的影视作品恰恰能够为观众提供由形像、声音、环境氛围和心理情绪所组成的全方位的信息,使他们有足够的信任、足够的自由度去观察和思考,最大限度满足了观众的要求。

黑龙江省国家一级编剧费守疆强曾经这样评价电影中的平民美学,平民化艺术创作依然是发现美、创造美的过程,生活写实并不能直接移植成电视剧作品,“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种种的平民电影之所以获得了广泛的认同,其原因就在于它所坚持的平民美学,主人公们都是为物质生活而挣扎的小人物,他们没有伟大的理想,没有超凡的品格,简单的目的就是安稳的生活。平民化电视剧创作中的这种美,是一种抽象的,只有慢慢品味才能品出其中的美。“正是这种美才让平民化电视剧有了生命力。”